1. <tt id="urdk0"></tt>
      1. <rt id="urdk0"></rt>
      2. 你的位置: >>新聞動態 >>公司新聞

        解讀|中央一號文件加碼生態 環境修復跨入倍增周期

        2017/7/11 20:42:51 點擊:

           2017年中央一號文件大篇幅強調要加強重大生態工程建設。高揚“綠”字訣的生態修復,已經不是第一次出現在中央一號文件。隨著利好因素的發酵,及生態修復的上市公司的業績出現超常規增長,一些涉綠的上市公司,也紛紛轉型,向生態修復領域進軍。生態修復進入倍增周期,生態隱形獨角獸已然浮出水面。


            日前發布的中央一號文件,再次大篇幅強調要加強重大生態工程建設,高速增長的生態修復行業,或進入倍增周期。


            今年一號文件鎖定“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專門以一個小節的篇幅,論述了生態修復的頂層設計。文件這樣表述:推進山水林田湖整體保護、系統修復、綜合治理,加快構建國家生態安全屏障。全面推進大規模國土綠化行動。啟動長江經濟帶重大生態修復工程,把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的要求落到實處。繼續實施林業重點生態工程,推動森林質量精準提升工程建設。


            中央農村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中央農辦主任、中央財辦副主任唐仁健解讀一號文件的“三大調整”方向時,特別強調了農業生產方式要突出“綠”字,推行綠色生產方式,修復治理生態環境,既還歷史舊賬,也為子孫后代留生產和發展空間。


            高揚“綠”字訣的生態修復,已經不是第一次出現在中央一號文件。事實上,近年來,生態修復行業正快速成為資本逐鹿的高地。生態修復概念股,已經延展到包含環保、生態修復、土壤治理、園林綠化、節水等與生態有關的行業概念股,巨大的市場空間與決策層的政策支持,引得各路資本開始涌入生態修復產業。


        逐鹿生態修復高地


            隨著政策紅利的釋放,涉及生態修復的上市公司的業績出現超常規增長,一些涉綠的上市公司,也紛紛轉型,向生態修復領域進軍。


            從資本角度來看,生態修復至少是一個萬億級的市場,正處于爆發前夜。例如,一些上市公司將要從事的荒地修復業務,就是將原本不適于耕種的鹽堿地、沙荒地、山坡地,進行改造后用于種植健康、有機、綠色食品和高附加值的經濟作物上。


            在這樣的背景下,以園林綠化起家的諸多上市公司,紛紛進入生態修復,分享萬億市場蛋糕。初步統計,A股市場中已有包括麗鵬股份、東方園林、高能環境、永清環保、北京建工、博世科、東江環保、鐵漢生態等在內的十幾家上市公司涉足該領域。目前A股市場上80%以上的園林類上市公司均已涉足環境治理、土壤修復等生態修復相關業務。


            而創業板上市公司蒙草生態,更是實現了驚人的業績增長。2012年上市后,蒙草生態借助資本市場實現了跨越發展,公司資產規模及業績均得到大幅提升,總資產及營業收入四年年復合增長率高達59.57%及37.13%,劃出了一道驚人的成長曲線,蒙草生態也由此被稱為“中國生態修復第一股”。


        生態修復進入倍增周期


            在生態修復領域,無論是水環境治理,還是土壤修復,抑或重金屬污染治理,均有較高的技術門檻,需要進行技術和人才儲備。


            換句話說,要掘金萬億級的生態修復市場,各家“涉綠”的上市公司都需要有金剛鉆兒,才能攬上修復的瓷器活兒。縱觀生態修復板塊的各家公司,已經在不同領域各顯神通,努力修煉生態修復的獨門絕技。


            以永清環保為例,公司已在耕地污染治理、土壤修復、超低排放、垃圾發電、水環境治理等各個領域掌握了一批具有國際水準和國內領先水平的關鍵核心技術,并擁有80余項技術專利。


            而蒙草生態,則是努力掌握實施生態修復最基礎的資源——種子。蒙草生態是至今唯一一個自建種質資源庫的企業,這顯然是個“燒錢”的行為,種質資源庫要維持恒溫恒濕,是一項高成本的投入,一般是政府投資運營,在當今世界,也只有孟山都這樣的巨頭,才運營了自己的種質資源庫。蒙草生態董事長王召明曾解釋:蒙草的三大產業板塊,都是圍繞著種子來構建的。


            這究竟是怎樣的一個商業模式?這要從王召明的羊倌兒理論說起,他八歲起就在草原上放羊,春天哪種草先綠,秋天哪種草最后枯黃,他是記得最清的,這直接關系到能不能把羊放好。因為羊會“跑青”,哪里有新鮮的嫩草,羊就往哪里跑,作為羊倌兒的他,就得時時跟在羊群后面攆上去,所以,他最懂草的習性,最了解草的變化。


            如今,這樣的羊倌兒,被蒙草的科研人員們視作“科學家”。野外采集草種的時候,每遇到一個羊倌兒,都會被蒙草奉為上賓,讓他們把當地的植物生長特性和榮枯時令講得清清楚楚。


            這也自然談到了蒙草的科研體系——蒙草網羅了中國頂尖的草業科學家,到目前為止,中國北方干旱半干旱區域涉及草種繁育和草原治理的頂級專家,都在蒙草公司任職或開展某種形式的合作。即便如此,王召明認為遠遠不夠,他認為蒙草的科研同時應該是平民化、小草化的。去沙漠里頭取土樣采種,有時科學家遠不如當地的農牧民熟悉,蒙草不僅需要培育新品種的科學家,也需要廣泛在野外的“科學家”……


            內蒙古阿拉善一年降雨量才30到100毫米,屬于典型的干旱區。蒙草在阿拉善建立了荒漠植物研究院,進行沙生鄉土植物的繁育制種和推廣應用。大自然的巧妙之處就在于,不管自然環境如何惡劣,總有能頑強生存的草種。例如,在阿拉善發現的沙冬青,堪稱植物界的活化石——650萬年以前就有了,和恐龍同時出現——在漫長的歲月長河中,氣候劇烈變遷,他們都頑強得存活下來,具有超強的生命力。而蒙草建立生態研究院,就是要發現它,繁育它,讓諸如沙冬青這樣的草種,得到廣泛應用。


            沿著“發現——采集——繁育——保存——應用”這樣的路徑,蒙草公司先后建起了10個研究院,專心發現和繁育這些耐旱耐寒的植物,長江以北的草原形態有2420多種植物,蒙草目前已經儲備了1700種,到今年預計能達到1800種,并研發了基于科研形成了草原大數據平臺,成為對草原生態實施修復工程的寶典。


            從這個意義上看,蒙草生態早已不是一家園林綠化企業,而是一家致力于生態建設的科技公司。如今,在蒙草的科研體系之下,蒙草實施生態修復所用的鄉土植物草種,已經占據了80%—90%,這是一個質變,代表著蒙草已經掌握了生態修復最基礎的資源——種子,而這些種子,是市場競爭中,難以被超越的核心利器。


            在蒙草的全產業鏈條中,種質資源庫是物質保障,蒙草要發展現代草業,有種子作為基礎保障;有了種子怎么種?則靠大數據平臺的指導;最后,項目執行得好不好、規范不規范,要靠標準化體系來衡量。正是這三件事兒,將蒙草種業科技、現代草業和生態修復這三大板塊業務,有機勾連起來,相互促進,互為支撐。


        生態隱形獨角獸浮出水面


            從一號文件可見,無論是啟動長江經濟帶重大生態修復工程,還是繼續實施林業重點生態工程,生態修復都將在更廣泛的區域內得以實施,過去三十年過度工業化和城鎮化開發形成了生態欠賬,已經被逐步分解到地方政府的執政任務清單中,未來幾年,實施好這些生態修復項目,將是地方政府的職責所在,同時也是公眾的期待。


            這也為區域性和地域性屬性明顯的生態修復企業,帶來了擴張的機遇。無論是東方園林還是鐵漢生態,這兩年,都紛紛隨著業務的擴展,將生態修復業務擴展到了全國。


            2016年以前,蒙草生態的主要業務集中在內蒙古。2016年上半年,蒙草生態收購了從事市政園林景觀設計施工的廈門鷺路興公司,這個并購行為既出人意料卻也在情理之中。此前,蒙草已經收購了普天園林,將并購的觸角伸出了內蒙古,市場人士普遍分析,蒙草的業務不是只局限于北方地區。


            鷺路興是一家從事房地產園林、城市園林和市政園林建設的施工企業,具有專業的管理體系和成熟的技術體系。更重要的是,通過收購鷺路興,蒙草不僅將業務觸角延伸到了南方,還踏入了新疆、西藏——那里也是生態修復的主戰場。鷺路興公司在西藏自治區承擔了諸多高速公路兩側生態建設業務,與蒙草的生態修復板塊實現了優勢疊加。


            此外,除了上文提到的珠江控股、鐵漢生態,縱觀A股上市的園林綠化公司,近兩年幾乎都處于擴張的態勢之中。要分享生態修復的大商機,必須構建起生態修復的全產業鏈,這些園林綠化企業,或將迎來一輪強勁的并購潮,將已在河湖治理、土壤治理乃至檢測領域取得一定技術優勢的企業,收納懷中。


            而就草原生態修復來說,第二輪草場承包和輪轉以后,農牧民實施生態修復的積極性會大大提高,市場化效應會更高,生態修復產業的巨大風口,或許將催生蒙草持續飛升。掌握著種質資源、修復寶典和技術標準的蒙草,無疑掌握了生態修復產業最為基礎的資源,一個生態修復領域的隱形獨角獸將漸次浮出水面。


        來源:中國企業家網

        亚洲性视频 网站地图